1. 首页
  2. 基金理财

校霸被学霸玩到崩溃 糖都给你吃 48补肉

    十数息后,雷神内殿区域,雷戬于一座通体蓝晶紫石的巍峨巨山面前停滞。



    说是巍峨巨山,却与外界的山峦截然不同。



    明明占地足有数万米之巨的范围,整个山体却沉陷在神殿内部,只将一处山巅暴露在外,看起来反倒像是圈地而起的一处布景。



    在山巅之上,一座通体由紫色结晶堆砌而成的宫殿辉宏坐落着,殿外雷霆疾走,展露着属于隐世家族,属于雷神这个家族代号的建筑底蕴。



    “少主,此地是雷氏历代正祖埋葬的陵园,亦是雷氏子孙后裔觉醒紫韵雷体的家族秘境;最上方的建筑,便是家奴正祖坐镇之地,那雷灵便在其中,少主请随家奴来。”



    简略的向介绍完此地的特性,雷戬一步落至大殿门口。



    沐辰目视那座巨山,眼中五道竖瞳缓缓旋转,略一观察之后,不禁暗暗感慨。



    天机阁突破生存的界限,架构族址于虚空,关联四季于大陆,独特到极致。



    藏剑山庄地心剑炉永转不朽,赐予源源不断的铸造沐资本。



    鼎宮拥有炼天鼎,位置又是得天独厚。



    圣墓山的创生更是传奇。



    总而言之,每一个势力登峰造极维持长久的巅峰势力,底蕴的建立必须要有特立独行的特征。



    如此一来,他所选择的势力创建之所,倒是具备同样的特性。



    感慨完毕,说回这座巨山,它何止是所谓的陵墓,它分明就是雷神殿整个族址的基石。



    虽然埋于族址之中,却独自支撑起这方悬浮于空的雷氏家族,而且凭借皓魔之瞳和人皇血脉的双重加持,他能直观的感受到这座巍峨悬山中蕴含的浓郁雷元,和那随着天空雷霆出没,不断吸收雷霆之力反哺雷神殿一族的奇异循环。



    “渊龙,回来。”



    想到这里,沐辰擎举右手,契约纹印光芒闪烁,渊龙应声之后,化为黑色云雾收敛消失于纹印之中,只留下魑萝,冰凌,以及处于宕机中的叶雨琴待在原处。



    沐辰牵起沐冰凌,顺手携卷着叶雨琴。



    魑萝则激发神皇精血,于鬼界内召唤出四臂罗刹,沉默无声的跟随在沐辰身后。



    少了渊龙,她作为主人当前唯一的仆从,若让主人遭遇危难,岂不是难辞其咎,毕竟谁也不知道雷戬会不会狗急跳墙,抱有同归于尽的想法,从而在那宫殿内部隐藏着某种计谋。



    沐辰余光看了魑萝一眼,心中浮现一股暖意。



    相反,站在殿门入口等候沐辰的雷戬却是口内发苦。



    前一秒看到沐辰召回渊龙,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被那般浩瀚的领域圣帝级龙族跟着,即便他是圣帝之境,也难免心有余悸。



    谁知这口气还未松完,那名充斥着血腥气息的领域圣帝突然爆发秘法。



    又从血色空间中唤出一只威压丝毫不下于巨龙的领域圣帝级存在,且该存在的面相,还不如渊龙一成,基本属于看一眼就能噩梦数月的阴影缔造者。



    至此,他那松下的心弦再度提起。



    顺便也为自己的坚决生起了几分庆幸。



    底牌,神秘,这位来自天机阁的少主,根本无法看穿底线,你永远无从知晓下一刻他会掏出什么。



    “少主请。”



    临至大门面前,雷戬抬手触动禁制,邀约沐辰向着殿内走去。



    几经转折,渡过数道抵御阵法,才堪堪抵达一处宽广的密室。



    站在密室之外,雷戬再度开口,“这是家奴平日闭关之所,雷灵就在其中,只是……”



    沐辰侧目,“只是什么?”



    雷戬抱拳,叹息道,“只是它被我那两个兄长关在了名为方晶结界的事物中,这方晶结界……”



    “本少知道。”沐辰挥手打断他的解释,下达指令道,“你就在此守候,不要进来,亦不要离去。”



    “是。”



    雷戬纵然疑惑沐辰将其打断他的原因,却也没有迟疑多问,乖巧的应声站在一旁,脑中则在自我脑补,脑补少主难道连方晶结界这种【规则封禁】都知晓得一清二楚?



    踏入密室的沐辰一眼便见密室之中摆放着一个石台。



    石台上方端放一个纯黑色的结晶方块,其中隐隐有纤细雷弧弹射奔走。



    “方晶结界……”



    伸手轻抚结界晶石,体内雷元随之牵引律动。



    在雷无双的记忆中,方晶结界的材质,是五蕴雷池经由无数万年的孕育,从而创造出的雷击结晶神髓,被其帝境先祖雷红煞偶然间从雷池之中挖掘出来。



    它本身不具备任何攻击效用,却蕴含着只有领域之境才可拥有的规则之力。



    虽然这规则之力只有那么一丝,却散发着隔绝一切外力的抵御之体。



    尤其针对雷元,其抵御程度可以说是无限逼近于免疫。



    唯一的遗憾,便是这枚雷击神髓实在太少,少到无论打造一套御甲,还是一柄兵刃都不足够。



    而获取此物的雷红煞并不满足让此物融入某件兵刃,成为增幅兵刃的附庸。



    他要完整的创造价值,最终选择将其打造为这样一方结界。



    尽管以方界的大小,能够困住的事物十分有限,可一旦被困事物在其空间的包含内,便再难从中取出。



    除非拥有与铸造者等同威能的领域之力,以及结界的开启之法。



    否则绝对无法解开结界的困锁。



    毫不夸张的说,此物就是困神界的最终版本。



    当年雷红煞就是凭借此物,缔造了神匪的名号。



    没错,不是神偷,不是神盗,而是神匪,悍匪的匪。



    着实干了不少人神共愤的勾当。



    以至于最终愿意传承此物的后人微乎其微。



    甚至只当其为家族传承物件保留在每任族长手中。直到当今,落入雷无双之手,传承其老祖的“优良美德”,用于俘虏极致雷灵,造就自己的怒火。



    念至此处,沐辰搅动记忆,找到开解之法,运转雷元注入其中,轻而易举的完成了结界开启。



    其实他完全可以动用小白的兽神天赋强行破解。



    只是不确定内部雷灵的状况虚弱到何种程度。



    担心以粗鲁之道触及它后,会导致虚弱递增,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



    所以保险起见,还是使用了正确姿势。



    嗖……



    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嗡动。



    没有听觉上的冲击。



    只是十道轮廓的迅速收缩。



    方晶结界六个面中的五个已然降下开启。



    而开启结界,映入眼帘的景象,却是一道通体呈现灰紫之色,已见虚化九成的婴孩灵体……

    苏莫离开了宫殿,来到了第八魂阁的道法殿。



    道法殿,自然是一座宫殿,也是一处修炼道法的场所。



    殿中,坐落着一座座闪烁着光芒的门户,每个门户都各不相同。



    有的闪烁着火焰,有的覆盖着寒冰,有的狂风呼啸,有的散发着惊人的锋芒。



    光门的数量,大概有八十多个,代表着八十多种属性力量,或者说代表了八十多种大道法则,虽然距离三千种还太远,但是,能将八十多种属性力量,布置在魂阁之中,也算是很不凡了。



    苏莫是要来此修炼《天雷烈火》魂法,不是为了修炼道法。



    所以,他找到了蕴含雷霆之力的光门惊愕火焰之力的光门后,便先走了雷霆光门之中。



    虽然他自身可以施展雷霆大道和火之大道,凝聚出雷霆之力和火属性之力,但是,还是要出来修炼。



    毕竟,如果每日在宫殿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各方面的实力还都能飞速提升,那太不正常了。



    嗡~~!



    进入光门之后,苏莫顿时来到了一个一片轰鸣的世界。



    天空之中,雷云密布,一片连着一片。



    不时的有雷霆声炸响,雷蛇乱舞,在天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又一片雷网,非常惊人。



    这片世界不大,方圆也就几千里,但是非常稳固。



    整片世界之中,蕴含了强大的雷属性力量,纯粹而又暴烈,更加的适合去参悟。



    此时此刻,在这片充满雷霆之力的世界之中,大地之上,零零散散的盘坐着两百余人。



    这些人无比的安静,绝大多数人都是在参悟这里的雷霆法则,或者是参悟雷霆大道。



    只有三个人,是在利用雷霆之力淬炼魂体。



    这三个人,都在距离雷霆之力最近的地方,缓慢的吸收淬炼。



    苏莫并不是要参悟,同样是要淬炼魂力,所以,他直接向雷霆之力边缘飞了过去。



    然后,开始吸纳雷霆之力,淬炼魂体。



    雷霆之力入体,顿时全身雷光闪烁,响起一阵噼里啪之声。



    这些雷霆之力,并不会留在他的体内,而是经过身躯,淬炼一遍之后,便消失无踪,或者是被逼出体外。



    由于苏莫的天雷烈火魂法,造诣并不低,已经小成了,所以,在雷霆之地边缘地带淬炼了片刻之后,他便前进了一些,来到了雷霆之力更加强大的地方。



    这里,已经接近一片雷云之下,雷霆之力不断喷薄而下,漫天的雷蛇形成巨大的雷网。



    而苏莫,就位于雷网边缘,雷蛇已经能触及到他的身上了。



    噼里啪啦~~~



    炸响声不断,强大的雷霆之力,进入了苏莫的体内,让他的魂体僵硬,魂力都在不断的溃散。



    当然,溃散的并不多。



    “这不是柏闫吗?他居然也来淬炼魂力。”



    “看来,面对这种级别的邀战,他自身也有压力啊,不然不会现在还来淬炼魂力。”



    “到时候我们去观战,看看他能不能击败其它魂阁的那些顶级天才。”



    不少人发现了苏莫,纷纷投来关注的目光。



    现如今,在第八魂阁,若是说哪个阁子风头最甚,非苏莫莫属了。



    时间缓缓流逝,苏莫如一个雷人一般,在雷霆之力的淬炼之下,魂体雷光不断的闪烁,魂力缓缓增强。



    就这样,苏莫修炼了五日的时间,然后便离开了这处雷霆之力的世界。



    而后,他通过火焰光门,进入了一片火焰的世界。



    相比如雷霆之力的世界,雷霆之力只占据一部分的情况,而火焰世界却并不一样,没有一处平静之地。



    整个世界,全是一片火海。



    火焰充斥着整个世界!



    咋一进来,苏莫便被熊熊烈焰所包裹,不过,这个级别的火焰之力,对于他来说直接无视了。



    他进入火焰深处,越是深入,火焰之力越发强大,直到强大到苏莫的魂体,快要无法抗衡的地步,他才停了下来,安心淬炼。



    天雷烈火,就是用雷火之力,不断的淬炼魂力,让得自身的魂力,带有强大的雷火之威。



    时间匆匆,又是五日过去了。



    苏莫离开了道法殿,行走在第八魂阁之中。



    今日的第八魂阁,格外的寂静,人影稀少,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



    “难道都跑去雪界了?”



    苏莫暗想,无奈的摇了摇头,貌似也只有这个原因了,看来这次的动静,搞得确实是有点大了。



    唰唰!



    这时,人影一闪,毋邑阁尊和铁牧阁尊两人,来打了苏莫的面前。



    “见过两位阁尊大人。”苏莫立刻行礼。



    “柏闫,在道法殿修炼了十日,实力可有进展?”毋邑阁尊问道,虽然十日很快暂,但对于柏闫这种天才来说,也能提升一些实力。



    “进展的不错!”苏莫点了点头,看来对方一直在关注着他。



    言罢,苏莫继续说道:“两位阁尊大人,我现在准备出发去雪界了,你们要同行否?”



    如果没有强者随行,苏莫这时候是不敢独自去雪界的,因为狄火如果真的怀疑到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所以,既然现在见到了两人,他自然要邀请两人同行。



    “行,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一起去吧!”毋邑阁尊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联袂离开了第八魂阁,向雪界而去。



    一路无话!



    三人正常赶路,穿梭于虚空之中,之后经过雪界入口,顺利的进入了雪界。



    当三人来到雪界苍古冰原之时,一眼望去,三人都在震惊了。



    人太多了!



    乌压压的人潮,延绵无尽,多不胜数。



    这些来观战之人,基本上大多数都是戮阳部族十二个支脉魂阁的人,加起来数百万都不止。



    因为苍古冰原太大,也没有约定具体地点,所以,所有人都聚集在靠近雪界入口方向的冰原边缘地带。



    各种嘈杂的议论声、辩论声,不绝于耳。



    很多第八魂阁的阁子,正在与其它魂阁的阁子在争论今日的输赢胜负,争锋相对,喧嚣震天。



    “苍古冰原中心地带!”



    苏莫到来之后并未停留,留下一句话,便向冰原中心位置而去,那些要邀战他的人,想必也都在人群之中。



    而他的话,也如洪钟大吕一般,瞬间传遍了全场。



    顿时,数百万各大魂阁的阁子,乌压压的向冰原中心位置而去。

 这突如其来的猜测令两个人内心之中浮现出了久违的不安。



    可除了罗素之外,槐诗身后还有谁?



    神明?哪个神明?总不可能是黄金黎明所带走的那个吧?玛玛基里亚?亦或者是存续院里的某个标本?



    但神明重新活跃的话,无何有之乡应该能够透过神髓之柱的变化窥见迹象才对。



    还是说,先导会那群没有自我的活尸?



    总不至于是哪个藏身幕后的毁灭要素吧?



    无数可能从心头浮现,又迅速被否定。



    可当思绪游走到无数假设的尽头时,伍德曼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种只能依靠捕风捉影的猜测,这种毫无根据的熟悉的味道,还有这种被刻意引导的感觉……



    就好像能够听见隐藏在幕后的洛基尖锐发笑一样。



    你妈的!



    原本镇定的情绪渐渐开始躁动。



    难以克制的,愤怒。



    什么事情,一旦掺杂了那个老王八,就开始变得让人蛋疼!



    谁知道这是不是洛基所放出来的烟雾,专门故布疑阵,扰动他们的心神和思虑?可同时……又无法区分,倘若这是将计就计的空城计呢,又应该如何?



    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只要洛基尚存一日,一切涉及到他的情报和消息就都无法轻易取信。想要策应完全的话,就只能通过目前所见到的客观状况进行亦步亦趋的应对。



    除此之外,一切猜测都只会倒向最糟糕的结果——因为自己从开始思考未来的那一刻起,可能就已经跳进陷阱!



    但不论如何,槐诗的重要性和威胁性也必须再上调一档才对。



    甚至,比副校长艾萨克还要更加的棘手……



    不能任由这个家伙再留在这里碍事了!



    “如同各位所见的那样,槐诗和他所代表的理想国,威胁远远不止如此。”



    亚雷斯塔率先开口:“想要解决问题的话,恐怕就不能寄望咒术这么轻描淡写的东西了,‘我们’需要更慎重的对待。”



    “我们?”



    亡国的税务官冷笑,丝毫不给面子:“你们黄金黎明捅出来的篓子,让其他人擦屁股?没有你们倒是更省事儿一点。”



    “可没有黄金黎明的话,各位难道就不用面对理想国了么?”



    伍德曼嗤笑着,眼皮子都不抬的反驳:“要我说,如今你们面对的不是七十年前理想国那一套让人绝望的神话阵容,而是一群不成气候的孤魂野鬼,于情于理,各位都要对我们说声谢谢才对。



    只不过,再放任下去的话……可未必会如此了。”



    话语之中的阴森寒意令整个殿堂内为之短暂一寂,在伍德曼的提醒之下,来自地狱的统治者们仿佛看到了从城头上爬过来的巨大怪物一般。



    再一次的回忆起了曾经理想国所创造的阴影和耻辱。



    “现在只是两个人——创造主·周期和云中君,一个是学者,一个甚至连五阶都不是,就已经快要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



    亚雷斯塔淡然的补充道:“倘若再给他一点时间,再让他叫出几个来的话,奥西里斯、黑神和白神、海姆达尔、努阿达……到时候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用我多做提醒了吧?”



 





    不等其他人表态,他率先说道:“在不耽搁天梯建设的前提之下,我们会出动外道王、伍德曼和贝内特,但倘若他还隐藏有什么其他的底牌,未必能够一网打尽,到时候,再有什么后果,黄金黎明都不会再管。”



    一言既出,殿堂内所有人的神情都纷纷变化。



    慎重、疑惑或者是恼怒。



    要么,怎么说是曾经的理想国呢……这一副我梭哈你们随意的样子,倒是和往昔目中无人的姿态没什么差别。



    只不过,这一次,刚刚在会议上一直置身事外的亡国税务官率先开口了。



    “亡国会出动狂猎军团辅助你们的计划,除此之外,那位大人……也对其中一个目标有兴趣。”



    宛如干尸一般的税务官抬起空洞洞的眼睛,警告:“希望你们不要不识抬举,擅自抢夺那位的猎物。”



    紧接着,牧场主的祭祀说道:“一位圣者会配合你们的行动,但那一只巨兽要留给我们处置。”



    “雷霆之海会为你们暂时唤醒风暴图腾。”侏儒王冷淡的抛着指尖那一枚精致的金属化颅骨:“倘若有具备价值的猎物,我们不吝出手。”



    “吾等亦如是。”弄臣沙哑的赞同。



    ……



    很快,在幽暗的殿堂之中,统治者们的意见再度达成了一致。



    ——在真正的大战开始之前,先铲除这流窜在心腹之间的祸患!



    只不过,就算是决定了大略,在战争开始之前,却还因为战利品的分配和处置争吵不休。



    伍德曼翻了个白眼,懒得浪费时间,只是,在离去之前,却看到了殿堂最深处的场景。



    那僻静的阴暗里,亚雷斯塔的神情……



    并不兴奋和狂热,就好像置身事外的雕塑那样。



    如此平静。



    “啧……”



    伍德曼微微皱眉,转身离去。



    .



    .



    阴暗的天穹之下,大地轰鸣。



    雾气仿佛永无止境的涌动着,蔓延到世界的尽头。



    难以窥见其中隐藏的凶戾气息,唯有那雾气中萦绕的,一丝一缕无法驱散的猩红,方能彰显巨兽的狰狞。



    在地动山摇的巨响之中,贝希摩斯向前。



    自云中君缔造的幕布之后,庞大的巨兽也变得如同幽魂那样,难以揣测动向。



    唯有进食时的咀嚼声不断的回荡。



    令人头皮发麻。



    “哎呀,只是迟了几分钟,好像有人的后院就被挖了好大一块啊。”伍德曼怪笑起来,瞥向了阴沉的侏儒王,并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侏儒王冷哼了一声,手中的铁铸颅骨被捏成粉碎,抬起了枯瘦细长的大手,向着那一片投影中的大雾抓去。



    就在远方,暴风骤然呼啸。



    在雷霆霹雳的轰鸣中,一道波澜骤然从浓厚的大雾之上浮现。风暴图腾的力量在侏儒王的意志之下,跨越了漫长的距离,骤然降临,便令大雾如同毯子一般,在无形大手的蹂躏之下,剧烈的抖动。



    掀起潮汐。



    紧接着,迎来崩裂。



    在暴风的绞杀之下,那一场蔓延数百公里的大雾发出裂帛一般的声响,从正中浮现除一道道缝隙,舞动着,迅速消散。



    大地之上,贝希摩斯的兽面抬起,丝丝缕缕的雷光在犄角之上闪耀。



    只是几个小时,那只怪物竟然再度得到了新的成长!



    那副样子,简直比牧场主麾下的那群’受祝之牙’还要更加夸张。



    就在迷雾的中央,短短的几分钟不到,大半城阙已经消失在贪婪的饕餮之口中,残存的塔楼还艰难的支撑着自己的身躯,未曾坍塌,狂风吹过,在统治者们的俯瞰之下发出痛哭一般的声音。



    可更令所有人诧异的是,那巨兽仿佛察觉到了从天而降的危机一样,在那之前,便果断抛下了还没吃完的食物,掉头跑路了!



    而且相比往日地动山摇的动荡,现在跑路的时候根本一点脚步声都没有,速度还快的离谱。



    平日里那一副笨重地样子,根本就是装出来糊弄人的!



    倘若侏儒王的反应速度再慢一点的话,说不定就要给这个家伙跑出包围圈了……



    可现在,已经晚了!



    就在一切暴露在天光之下的瞬间,天穹之上便骤然有耀眼的光芒浮现,来自至福乐土的地狱圣人如陨星那样,从天而降!



    在他那宛如骸骨一般的双臂之上,缠绕着无数华丽的珠宝,在风中摇曳,而嵌入颅骨之中的宝珠换发光芒。



    赞颂地狱之神的庄严旋律在圣者的意志之下奏响,强行压下了光轮之中那嘈杂的声响。



    天地之间只剩下了这属于真正神灵的唯一声音,再没有给槐诗利用的余地。



    紧接着,大地激荡,无数尘埃在崩裂的缝隙之中簌簌升起,虔诚的圣歌呼唤下,一只只惨白的骸骨之手猛然从地缝中探出,攀爬,数之不尽的骸骨堆积,便形成了绵延道视线尽头的诡异奇观。



    那是由无数献身奉道的狂信者所形成的牺牲,由数之不尽的骸骨堆积成了无法跨越的铁壁,彻底将方圆数十公里之内的领域彻底封锁的【信者之墙】!



    不等地狱圣者再有什么举动,弄臣们的灾厄就涌动在了天穹之上,虚无的空气中浮现森冷墨绿的火光。



    ——无明火!



    看似火焰,可那一团团焰状的光影本质上是由短时间内深度大幅度加深而从物质中形成的扭曲旋涡,一旦被沾染,哪怕是升华者都无法避免躯体和灵魂的畸变。



    刺客,无尽的火光就已经彼此串联,覆盖天穹,隔绝了云中君的天地循环之后,化为盖子,笼罩在信者之墙的顶端。



    而大地深处,晦暗之眼的蠕虫们疯狂的搅动着熔岩,迅速穿梭。



    天穹、大地乃至四方,一切都在瞬间封锁在内。



    这小小的盒子之中,只剩下了无处可逃的猎物。



    狩猎的时间,到了!



    就在贝希摩斯的正前方,苍白的霜风席卷而过,战马奔腾的浩荡轰鸣从其中扩散而出。



    狂猎。



    来自亡国的狂猎军团向前浩荡推进,如同海潮!



    万军协同,有如一体,当大地都在铁蹄之下为之哀鸣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像是要崩塌一样,沉浸在颤栗之中。



    但就在瞬间,却有不屑的冷哼声响起。



    巨兽和军团之间,凄厉的雷光骤然迸发,一个模糊的身影从其中缓缓走出。



    手握长兵,睥睨着眼前的阵列。



    那一瞬间,庄严的黄金战车上,来自苏美尔的恶魔抬起猩红的眼瞳。



    “应!芳!州!!!!”



    伽拉握紧了手中的利刃,纵声咆哮。



    难以言喻的狂喜和前所未有的杀意同时从那一双眸子里浮现,难以分辨是愤怒还是喜悦,



    明明敌人就在眼前,可是那身影却好像没有听到那样,根本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如此的轻蔑态度,如此熟悉的屈辱感,令伽拉的笑容越发狰狞,紧接着再不等身后的军团,脚踏着涌动的血浪,瞬间,疾驰而至。



    腥风扑面。



    “给我死!!!!!”



    恶魔尖锐大笑着,黄金之剑斩落!



    崩!



    在那一瞬间,消散的电光里,那个魁梧的身影终于抬起头,可那一张被火花照亮的面孔,却令伽拉瞬间呆滞。



    “啊?你叫我吗?”



    夸父茫然的问:“可我不姓应啊……”



    终于,在伽拉的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你找我?”



    云中君冷声发问。



    紧接着,恨水凄啸,纯化四度的雷光冲天而起,激荡,在漫天无明火之上留下了深邃的刻痕,贯穿!



    裂隙之后的天光降下,照亮了巨兽的轮廓。



    还有贝希摩斯的后背之上,那几个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影……



    东夏、罗马、俄联、天竺、美洲,每一张面孔都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便只有他们身上不断涌动的精粹源质,以及,如铁的杀意!



    五阶、五阶、五阶、还是五阶!



    ——全部他妈的都是五阶!



    那一瞬间,所有参与的统治者,都不由自主地眼前一黑。



    草!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qniuen-com.sarkhouston.com/jijinlicai/78698.html

百度